摘要:赔率有限的事情,是赚不到钱的,比如打工和做无风险的理财,暴富要靠高赔率

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神奇

3月21日,江南愤青在深圳做了一次演讲,我也去现场听了,以下内容为现场粉丝总结,都是现场做的笔记,可能存在疏漏的地方,仅供参考。

1、赚钱和能力无关,和运气有关。

2、真相不重要,有人认为是真的,他们就会投钱进去。面对你泡沫,你要求真,就赚不到钱,你要求存和赚钱,就在泡沫里游泳

3、一个人赚到钱了,就会出现货币幻觉和能力幻觉,以为自己很牛叉,其实是因为你运气好,市场是波动的,要时刻保持低调谨慎。

4、专业技能是有市场定价的,这意味着可替代性很强,越专业,使人的格局越狭隘。

5、赔率有限的事情,是赚不到钱的,比如打工和做无风险的理财,暴富要靠高赔率

6、不要在和自己能力差不多的圈子里玩耍,要向上挤进有权有势的圈层,人家能帮到你;或者向下进入不如你的圈子,因为你能帮到他们,为他们创造价值。

7、一样商品的价格由这个商品的粉丝决定,比如奢侈品、虚拟币的价格是由愿意付钱买单的人决定的,无论你认可与否,都与你无关。

8、有钱就投资别人,没钱就投资时间,花时间跟着有钱人学习。

演讲内容:

1、求真和求存的问题,大家要想清楚到底要哪个。

例如皮尔皮暴雷这个事情,迟早是要暴雷的,但还是有部分人坚定的看好皮尔皮。那么要不要和他争吵,实际上是没必要的,吵赢了即使最终皮尔皮暴雷,别人也只会事后评价一句:这个人还挺聪明。然后呢,没有然后,因为坚持求真,所以没有加入皮尔皮,就没有赚到钱。这个现象普遍存在,尤其是互联网时代,包括对数字货币的看法也容易形成争吵,社交电商也是。

   但是要看你收获到了什么,你是要傻逼兮兮的冲进去赚这一波钱呢,还是要让大家坚定的认为你很聪明。这个事情值得每个人思考,很多撕逼争吵没有意义,真的没有意义。(这个我自己也深有体验,二十多岁爱和人吵,现在不吵了)

   我是国内最早做皮尔皮的人。我当时(2010年以前,具体时间,笔者没记住)还在建行工作的时候,建行不做小企业的贷款,当时领导说:“我们还没放过低于一千万的贷款。”但是,很多小企业达不到建行的房贷要求,于是我就把小企业介绍到中小银行去做贷款。后来我建了一个贷款中介网站,让企业到我的网站上找我,我帮企业去物色合适的银行,把贷款放给企业。

   后来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,万一银行不跟你玩了呢?那我这个生意就做不下去了,银行掌握了话语权和资金,而我没有主动权。只有老百姓源源不断的把钱投进来,我就可以继续玩,这不就变成了皮尔皮嘛。

2、货币幻觉的问题。

   一些老板身价看起来几百亿,于是就大手一挥买飞机买游艇。然后股灾或者行业崩盘的时候,什么也没剩下,飞机和游艇卖掉也还不上债。因为身价这个东西,是虚幻的,是股市价值,说白了是每一位投资者,老百姓认可你股票的价值,而不是你真正到手的价值。

   那么当你真的认为你这么有钱的时候,就产生货币幻觉了,几百亿身家,买个十几亿的游艇飞机不是啥问题啊。然后后面行情不好的时候就倒霉了。不光是大老板,普通人也是一样。数字货币,股票,房地产等价格上涨,就以为自己身价也蹭蹭蹭的上去了,开始管不住手消费了。但实际上根本没到这个水平

3、能力幻觉的问题。

   类似货币幻觉,每个人都对自己特别有信心,那么在投资路上,例如股票市场就会出现一些能力幻觉问题导致自己最终亏损。比如说校长推荐的10支股票,对校长来说是一个组合,股市涨的时候,10支股票都买的人,大概率赚钱。但是每个看客都想要在这个决策过程中加入自己的思考,加入自己的能力判断,例如,再筛选一轮,筛选出来2到3支股票,然后重仓。那这个时候运气不好的话,遇到两三支垃圾股,就会怪推荐人。这个就是能力幻觉的问题,太过自信自己的能力,但其实根本不懂,还不如闭着眼睛跟着行业大佬走,少思考。

   对他人期望过高或者他人对你期望过高的时候,不要合作。牛逼的人进入公司,公司会期望你力挽狂澜,你做到了正常,因为你是牛逼的人,你做不到,两看相厌。所以也是一个低赔率的事情。(这个我自己也有体验)

4、越专业越狭隘。

   这个观点到是有不少人提过,很多时候赚钱和是不是专业没关系,就是运气好,就是反应速度快,就赚到了。例如这次股票小行情,新基金,新股民都冲的很快,所以赚到了,老股民观望的时间更长,反而错失了一些机会。

   同理,在投资的时候,很多最终带来大回报的项目都是当初看不懂的,例如有个帝国理工的毕业生来找我,说他的技术比谷歌还厉害,他说他可以让你在看电视的时候,识别出演员身上的衣服是什么样的,然后弹出来,你就可以购买同款衣服。

   我说,现在看电视谁会买衣服?所以我坚定的不看好他的项目,然后问他要融多少钱,他说,估值1000万,要融五六十万。我想了想,他和他的两个合伙人都是国外名校毕业,人算是靠谱,虽然我不看好这个项目,估值很便宜,赔率还不错,于是就把钱给他了。后来他的项目也没不赚钱,正好国内的视频行业大整顿,要做审查,快手都招了几千个审核员,于是我就把他介绍给了快手,用他的视频技术来审核快手上的视频是否合规,比如涉黄、zz正确等。前段时间,这家公司又融了一次钱,估值2亿美元。

跟专业度无关。越专业一定程度上反而越狭隘。

   我们投项目前,会去请教专家,专家越不看好的东西,我们越要投资。很简单,现在的专家都是old money,代表旧的既得利益团体,从他们身上捞钱无异于虎口拔牙,所以专家不看好的,恰恰有可能是新兴领域,未来可能会崛起一批new money,我们提前进去了,以后等风吹起来了,就能赚到钱。

5、要做高赔率的事情,要分清楚哪些是高赔率事情和行业。

例如借钱给周围人,就是个低赔率事情,还不上本金就没了,还了也顶多只有一点利息,别人因为还了利息,还不一定感激你。但是你一笔小钱,救了一个破产边缘的年轻人,就有可能是个高赔率的事情。

   同理世界杯赌球,也是有办法大概率赚钱的,策略就是每一届世界杯都有那么几场冷门,这几场冷门一旦抓住,哪怕其他比赛全部赌失败,世界杯期间也赚了。

   上一届世界杯,韩国打德国,你买德国赢是没有意义的,低赔率的事情,买韩国赢才是高赔率事情,多来几场这样的比赛,总是有机会抓住冷门,那整个世界杯就赚了。同理,一个新兴的例如海外房地产市场,如果有投资机会,要么就直接投房产,要么就不投,肯定不要投资房产中介。因为房产中介行业本质是个低赔率事情,房产中介只有在房地产行业上涨的时候才能赚钱,那你还不如直接买房。

   所以,分辨不同行业的赔率本质是有必要的,有些行业就不值得投。2017年成都房地产市场上涨,当时也是,可以借钱给别人炒房,但是得要求一半收益回报。另外,资金充足的话,不要一个个楼盘挑选了,决策成本太高,投资只要投大方向。成都房地产大概率当时上涨,那就把新楼盘都买一遍就好了,当时成都某官员说带我去某楼盘看一下,我说不用看了,把当地十几个楼盘的房子各买了一套。杭州当时有个炒房团,跟我在飞机上遇到了,也去成都看房,但看了三个月也没下手,最后也不知道到底买到没有。

6、阶层问题。

   过去几年中国发生了很多事,例如股市、币圈、皮尔皮等,导致中产损失惨重,这里面政治原因就不分析了。只分析后果,后果就是中产阶级分化,一半向上,一半向下。京东,美团,小米等做中产升级消费品市场的大公司,其实就有点尴尬,随着中产分化的进行,这些公司缺失越来越大的中产消费基础。反倒是向下沉的一些企业,现在容易赚钱,例如拼多多,云集,环球捕手等。

   课本告诉我们,橄榄型的社会最稳定,其实不是的,中产群体庞大的国家,其实更不稳定。中产阶级,在国外是小资阶级,这部分人群其实相对自私,非常在意自己的利益。往往诉求特别多,超过了他们自身的能力,属于不稳定的阶层。

   阶层确实越来越明显,撇开高低贵贱,不同阶层的人的沟通是越来越困难的。你所在阶层理所当然的事情,另外的阶层可能不能接受。阶层与阶层的冲突会愈演愈烈,而不是表面上大家以为的zf和老百姓的矛盾。

   前几年北京雾霾事件,某记者做了一个纪录片,引起全国轰动,大家纷纷向雾霾开炮。有人说提出,某记者开的车是4.5排量的,你能不能不开了?某记者表示,汽车尾气不是造成雾霾的主要原因。结果找来找去,发现河北农村地区焚烧桔梗是造成北京雾霾的罪魁祸首。你看,不同阶层之间的诉求是截然相反的。

7、匠人精神和日本衰退。

   匠人精神最近有被媒体过度美化,但其实匠人精神和日本衰退也有关联。在一成不变的领域,匠人精神有发挥空间,所以几十年如一日当然可以越做越精。但是互联网时代,中国要大力提倡匠人精神的话,其实是冲突的。现在变化实在太快,你走匠人精神,东西都还没做出来,市场风向已经变了,那就赚不到钱。例如精品咖啡店,餐饮店,民宿等。为什么不看好也是这个原因,同时这些实体店的赔率也不够。属于高投入,低赔率

   日本的机器人产业很厉害,我们也投了日本的这种企业,后来发现,日本人太有钻研精神了,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想了一遍,图纸也画了一遍,搞了几年,还没量产,回头一看,中国的机器人都迭代了好几代了,匠人精神严重落后于上市场变化的速度。

8、还有哪些投资机会?

   其实,目前高赔率的投资机会不多了,国内的房地产市场基本上全国该猛涨一轮的地方都涨过了,消费者没钱继续推升这个市场了,而且还有房产税隐患。海外的话,欧洲很不好,处在分裂边缘,美国的话一直在历史高位,也没有什么向上的好赔率。

   东南亚地区,柬埔寨和越南的房地产上涨已经进行了一两年了。目前还看好的是普吉岛,类似政策出来前的海南三亚。李嘉诚已经大手笔布局普吉岛了,这里有机会,我们也打算在普吉岛买点地,扔在那,但我们不会亲自盖酒店经营,因为这个事太累人了,而且我们也没干过酒店,如果有人愿意出钱在上面盖酒店经营,我愿意让他这么做,我们分点钱就行了。

9、数字货币和区块链。

   1999年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那段时期,其实那个时候互联网是有用的,只是赚不到钱,很多投资人也不看好,例如巴菲特,坚决不投互联网。后来互联网的功能成功落地,切入可以赚钱的领域了,立刻迎来了大爆发。

   那么区块链最近几年看起来有点像当时的互联网,就是技术和理论都显示有用,但是没有落地。落地这块,从最早的比特币开始,其实蛮久了,这么多年都找不到具体的落地领域,所以有点悲观,整个行业本质上就没办法落地,只能用来隐匿财富和转移财富。现在数字货币这块,一些大交易所的小币,还是可以操作一把,做好全亏也不心疼的准备。

10、赚钱不靠技术靠运气。

   那运气怎么把握?比别人看的多,看得早,运气就比别人来得早。走出去,各种行业各种模式,各种人都看看,找一些价值洼地,做一些高赔率的小投资。博百倍、千倍甚至更高的回报率,我一年飞二十万公里就是这么来的。

   要是实在行业不好,那就什么都不要做,熬着、等着,都比瞎搞要强。而且很多时候,完全看不上的项目,看不懂的项目,最终却带来了大回报。所以,遇到一些新行业,价格便宜,赔率高,那么就进去玩一玩是可以的,不要以一贯的眼光来看到事情。

   搞搜索的技术大牛张栋,觉得自己技术特别牛,技术可以打天下,就自己搞了神马搜索,中间都差点搞破产了,后来阿里正好要布局搜索,就买了他的公司,给了他很多股份,直接实现财务自由。如果早一点或者晚一点,张栋都成功不了,后来他发现技术和赚钱没直接关系,这个我同样深有体会。

我曾经两笔投资回报率超过一千倍的投资,都是来自于运气。

   第一件事,当年我同学正在创业,找我借了50万,他说写个借条吧,我说不用了,等你成功了再说。五年后,他的公司上市了,给了我价值200万的股份,占总股本的千分之一多点的样子,我想了想,五年赚了四倍,也凑合。我同学回报我之前,有一段时间,我经济比较困难,当时想要不要抹开面子找他还钱,说实话,当时要找他还钱,他也没钱。后来他公司的市值涨到了两千多亿,这下回报率都不敢想了。

   第二件事,就是当时虚拟币行情来了,薛蛮子找到我,让我买点。我说,这玩意我不玩。他说,你买三十万吧,你投三十万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吧?我说,不会。他说,如果你亏了,你就当被薛蛮子骗了三十万吧。后来我买了三十万的虚拟币,结果涨到了几个亿。后来我套现离场了。是薛蛮子跟我关系好吗?不是的。薛蛮子对每个人都这样,都会跟你说,你买一点吧。这还没完,我后来又买了其他的虚拟币,到现在为止,跌了92%。

   上面两笔投资,严格意义上讲,不能算是投资,我到底是怎么赚到这些钱的?我也不知道,只能说,这就是运气。

11、有钱的人,多用钱来办事,少用精力。

   花钱投资别人,不贵,有赔率就可以投。没钱的人怎么办,手上的钱都很重要的,就不要学大佬一样,这里投几万,那里投几万,这个玩法不对,没多久你就没钱了。没钱的人,时间精力最不值钱,那就多投精力,把时间精力用在跟随大佬身上,学习大佬所在行业的技术和知识。

12、关于圈子,向上向下都可以,不沉溺于同一个圈子。

   向上,都比你厉害,随便哪个带你一下,你就逆袭了。向下,别人都高看你,你说话好使,没人和你抬杠,你也方便指使年轻人做事,未来还可能有大回报。和同龄人,大家都装逼,一点意思都没。

   年轻人要往有钱人靠,有钱人要往穷人屌丝靠。年轻人要有大的改变一定要碰到贵人,这个贵人要相信你给你机会。年轻人一定要往上靠,不要跟自己一个水平的人混在一起。相同水平的人在一起只会互相吹牛装逼,一定要跟自己有落差的人交往,特别是年轻人要跟有钱人在一起,要么让他们投点钱要么学点东西反正都是赚。

13、有钱人的定律。

   举个例子,一个水杯,成本20元,如果有一群土豪认为它价值2000元,它就是2000元。什么意思呢,就是价值这个东西,包括好的行业为什么是好的行业,是这个世界上有钱的那群人定下来的。他们关注什么,什么东西就有价值。至于他们本身是不是聪明还是傻,不重要。很多行业都是资本推动起来的。你不知道哪个行业可能会好,你就跟着这群有钱人就行了。同时美女也是趋利的,看行业有没有赚钱机会,就看这个行业的会议论坛多不多,参会的美女们多不多,就看出来行业好坏了。

   以前我们讲这个社会是二八法则,其实要改一改了,现在2%和98%法则了。更少数的人掌握了财富、信息和先发优势。各个行业,例如互联网金融,只有现金贷这么多年是稳定赚钱的业务。然后还诞生了许许多多走擦边球模式的细分领域。其实要赚钱的都是在这些个细分领域。现在政策监管越来越严格,很多漏洞都被赌上,就没那么好赚钱了。

14、有两种人永远赚不到大钱。

   一是老实上班打工族,从来没有哪个人打工打成大富豪的。二是玩固定收益的人群,整天研究5%和8%收益的区别,也不能富裕到哪里去,属于守江山型,不是打江山类型。其实十几二十年间,有好几拨机会都是可以有百倍到万倍收益的,以小博大只需要抓住一次就好,就发达了。

   再讲一个运气赚钱而不是能力赚钱的事情。一个在学校开餐厅的小伙子,在遣散员工的最后一顿饭,正在发表最后的演讲,被一个餐厅食客给看到了,这个食客觉得他不错,就把他带去了他们的金融公司工作,实现了第一次身份的转变。这个金融公司有些业务不方便出面做,比如现金贷,属于灰色领域,这小伙子就说,我出来另立山头,代表公司做这块业务,最后赚了十几个亿。

一个开食堂的小伙子,最后赚了十几个亿,这不是运气,是什么?

15、专业的人不一定赚得比业余的人多。

   我去年下半年都提醒大家,要关注带血的筹码,比如A股,当时我说,越跌越买,大跌大买,慢慢买。逻辑很简单,当时A股的估值已经到了历史低位,估值很便宜,再往下跌的空间不大了,再跌,经济就受不了了。如果你今年没能在A股赚倒钱,那要好好反思一下。

   A股2700点的时候,抄底的资金兑现利润,拿着钱去买房。卖房的准备拿着钱进入股市,然后两种人在心里各自骂了对方一句。如今A股冲过3100点,两种人心里又骂了一句,只不过骂的对象不一样了。

   A股沪综指年初从2400点起步,如今突破3100点,涨幅超过25%,重点是个股涨幅惊人,不少个股涨幅已经翻倍,甚至翻两倍。这个过程中,很多人踏空,包括专业投资机构。反而是不懂基本面的所谓大爷大妈们,随便买,追涨杀跌,一个多月盈利30%以上的是普遍现象。

   那机构收益率怎么样呢?证券时报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3月11日,2368只偏股型基金的平均收益为15.62%。有多达1647只基金收益不足20%,也就是70%的偏股基金没有跑赢上证指数的涨幅。2368只偏股型基金中,有33只基金为负收益。也就是说大爷大妈们年初至今“打败”了70%的偏股型基金,也就是大家所说的机构投资者。

16、捕捉暴富的机会。

   人生抓住一两次高概率高赔率的机会狠狠赚一笔就足够了。越是市场分歧大的地方,尤其是开始时的小众市场,赚大钱的机会越大。

   不要做专业的人,因为专业都是可以在市场上被定价的,只是价格高低的问题,也就是说专业人才很容易在市场上找到替代者。反而信任是无价的,获得别人信任的能力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  在有赔率的事情上掏钱才能发挥钱的效用。钱和时间最重要。年轻没啥钱的时候不要拿钱去投资,这时时间最不值钱要拿时间去投资;等到有钱的时候要拿钱去投资,这时钱最不值钱反而要珍惜时间精力。

   不管什么市场,监管一跟上基本就没啥赚钱的机会了,比如前几年的互联网为什么那么赚钱。除非是新兴行业,中小企业机会越来越少,尤其是实体行业。

   我们不喜欢做需要能力才能的做事,靠能力赚钱最后都会变成头部才能赚到钱,赚到的钱也是辛苦钱,反之,有的人依赖群体性赚钱。西点军校的毕业生,死得最快的都是能力最强的。规则完善的前提下,一定是坏人赚的钱最多,规则空白的前提下,一定是胆子大的赚钱多。

   这两年不是创业的好时候,创业都是靠资本助推的。不要去做没有看不到尽头的投资,不然会很痛苦,最后还是死的很惨。比如,宁愿买期权,也不要买期货,期权能止损不会死人,期货不能止损会死人的。但是不要相信自己能止损,人性如此。

李嘉诚是房地产里赚钱最多的人,但是他很少盖房子。盖房子还有投入,土地是一张白纸的时候,充满想象力,反而更好讲故事,更赚钱。被动才能赚到大钱,主动的都拿不住而且交易手续费高。全球都一样,被动赚大钱,被动锁仓,拿在手里,并忘掉这回事就行了,等大涨了再抛掉。

此文转载自:江南愤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