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.png

来信的主体内容、情节、细节完全真实,但为了保护几年前读者的隐私,姓名、地点、网址、涉及到个人隐私的点……做了模糊化处理,其实最深刻的“干货”就是:不吹牛逼、不加修饰、不割韭菜的真实经历!

屌丝是怎么炼成的

  自己一直没有勇气真正写一篇自我介绍,因为它是对自己内心的剖白,把自己过往的酸甜苦辣再经历一次。这种过山车般的感受也不是小心脏能够承受。

  妈妈是公务员,所以“独生子女”这个头衔就和出生证一样与生俱来。就在19884月的某一天,我对他们第一次眨了眨眼。奶奶是医院退休的医生,所以妇产科的医生们对我特别的照顾,尽管我的哭声在婴儿房可以一呼百应。

  我相信为人父母的都知道,天下最艰难的事莫过于哄小孩吃粥,有时候看到邻居的孩子一到吃饭时间就要到处走,来回压街数十次才能把半碗粥吃完。不知是否口馋的缘故,我基本上都是五分钟内搞定一碗,有一次妈妈不小心把烫的粥水喂我吃,“哇”的一声,把全家都给吓倒了。自这一次以后,家人对我的呵护更加是无微不至。

  童年的回忆,甚至是一些细节,现在还能清晰的浮现在我脑海里,记得幼儿园的时候,很喜欢和一位女生一起玩,我们还一起“同床”过呢,我记得每一次吃午饭的时候,她都会把午餐肉给我吃,从那时开始,我就非常喜欢吃午餐肉。这可能也算所谓的“青梅竹马”吧。

  因为妈妈要上班出差的缘故,所以照顾的重任交给了奶奶,奶奶是香港人,所以只会说粤语,听粤曲。这样的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,慢慢的发现,听着粤曲特别容易入睡,而且老师教的每一首歌,我回到家里都会把它完整的唱下来,这样的小孩自然惹大人们喜爱。

  因为家庭地段的原因,我被迫分到了一间中下游的小学读书。中下游的定义不止是成绩,还有校风。每天在学校门口都有或大或少的群架,还曾经有高年级的同学因为打架而终身瘫痪。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这是我小学期间的缩影。每天放学,妈妈或者奶奶都坚持在校门口接我回去。因为妈妈职业的缘故,很多商铺的老板都会认识,有一次妈妈去到一个游戏机室,和老板聊起来,然后老板就随便给了一堆硬币我去玩游戏。说起打机,老妈还是我的“启蒙老师”。

  运气和实力的双重影响,我成为学校20人的其中一员,考上了重点初中。初中使我的眼界瞬间开阔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感觉自己是那么得渺小。在班里遇到了幼儿园里一位很好的朋友,我和他的传奇经历至今也没法解释。像电视剧的发展一样,我被安排到了和他同桌,因为我们外形有点像,所以班里的人都以为我们是亲生兄弟。我们都很喜欢音乐,他唱歌很有天赋,久而久之,我们成了良师益友。

  在初三那年,我们还凭着唱黄家驹的《真的爱你》获得校园比赛的三等级。至于为什么说我们传奇呢?因为我们从初中开始到高三,不仅是同班,还是同桌!这并不是我们自己的安排的,是老师或者电脑随机的,这样的概率你们谁说不服。

  在初中我也开始了人生第一段恋爱,她是我们班成绩永远保持在前三的一个人,就是一个男生都会爱开的玩笑,铸就了这段初恋。初三实行全封闭式管理,所有学生只有星期六日才能回家,所以生活和学习都在学校。某一天晚上,宿舍一个人突然说:“其实我喜欢班上的XXX,不如我们玩个游戏,我们都说出自己喜欢班上哪一个女生,不说的不让睡觉!”就是这个玩笑,我透露了我人生的一大秘密。果然“好事”传千里,这个消息第二天就传到了女方耳中。我心想这次死定了,但结果有点出乎我意料,她竟然答应了!就这样,一段苦涩甜蜜交加的初恋就开始了。

  粗略的算了一算,这段感情维持了八个月就无疾而终了。到了最近我才知道,当时是她以为姊妹成绩超越了她,为了可以心无旁骛,她选择了和我分开,其实真的很可惜,原来大部分人的初恋都是这么青涩和刻骨铭心。

  剧情并没有那么跌宕起伏,我顺利考上了重点高中,开始了高考的倒计时。高一高二没太大印象,因为分班次数太多,名字都记不清又得换人了。正因为这样,我的所有高中回忆都集中在高三。因为是物理班,所以我们只有四个女孩,人称“四朵金花”。不懂学校怎么给分班,旁边的物理班有十个那么多,忽略质量不计,就数量就完爆我们了。然而我们也没当他们是女生。夏天上完体育课,大部分男生直接赤裸上身在上课,女生也慢慢的习以为常。

  量变引起质变这句话我是不认同的,因为在高三那年的校运会里,女子项目除了篮球(要五个人或以上)没法参加以外,其他项目都取得不错成绩,4X4接力跑还获得全级第三。男子在级的足球比赛中获得第一名,因为我们是四班,所以自诩“four kings(也是魔兽里面很出名的一支战队名称)

  无经历不兄弟,我们班就是因为这样一步一步的迈向高考,令人兴奋的时候,全县的理科状元落到了我们班,我也很开心,因为考上了理想的大学。毕业晚会那天,我们都许下诺言,今后贫困富贵,关系不变,“铁性”依旧。

  大学给我的感觉就是自由,从爸妈在宿舍离去的那一刻,我就意识到,这是一个既自由又独立的生活。一开始,不仅是女孩,我是男孩也很想家。因为宿舍的阳台对出就是高架桥,每天晚上临睡前都看一下络绎不绝的汽车,心里在想:能否有一辆能载着我回到家乡的那头。那时候恰好是快乐男声的热潮,陈楚生一曲《有没有人曾告诉你》道尽了我的所有想念。广州对我来说是一座陌生的城市,那些是从来没有见过的霓虹。有人欢呼有人哭泣,百感交集。

  想念还来不及擦眼泪,残酷的军训就开始了,感觉大学的军训还是挺正式的,站军姿、齐步走等一系列的动作都必须得掌握,有时一个动作分解成小的几部分,每个部分定格好几十分钟,天气热,但是内心的火更热。

  教官是个80后,我们有很多话题,可能是唱歌的缘故,他特别喜欢我,每次小歇的时候都叫我唱歌娱乐大众。因此在班里也少有名气。我们渐渐的成了朋友,一有空闲时间就会一起研究周杰伦、陶喆等流行歌手,谈得不亦乐乎。

  大学是这样,学霸有学霸的学海,我们有我们的生活。每个平凡的大学生都是出去玩、参加户外活动,期末考才闭关一个月冲刺。我也不例外,喜欢唱歌,所以参加各种各样的歌唱比赛,拿了校园的第二名,在学院的歌唱比赛都能拿第一,那时的辉煌的确很值得回味。

  关于大学的象牙塔爱情,我亏欠了许多。我觉得书本说得白羊座对于爱情的做法在我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。爱的时候很轰烈,决绝的时候会非常的冷漠。这样多多少导致女方觉得我当时是不专一,所以我也没有解释,因为错本来就在我这里,一切的后果自己承担。

  四年的大学就是这么多愁善感的度过,我们学化学的人可能没有文科生那么秀气,但是内心还有一丝丝的琼瑶心结。在大学毕业晚会那天(也是结束学生生涯的一天),我们都哭了,都醉了。回到宿舍,我走出阳台,对外面喊了一声:广大,我要走了,珍重!夜深人静,回声不停在校园回荡,虽然没人听见,但至少可以告诉自己该是时候启程了。

  毕业后在广州呆了两个月就回家乡工作了,一做就是三年,三年的质检生活也磨练了我对事情的认真和严谨。写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想,为什么不写爸爸呢?因为爸爸从比较喜欢研究一些凉茶等配方,因此对我的生活都很少过问。我承认,我们父子两有隔阂,但是,想不到事情是这么发展的。

  就在前年,父亲体重急剧下降,整个人消瘦了很多。经体检才发现是肝癌末期,这个消息如雷贯耳,在知道消息的那几天,妈妈每天都是以泪洗面,更痛苦的是,我们不想把消息告诉父亲,希望能让心态好些,在仅剩的日子里开开心心。

  在20132月的一个早晨,细雨带风湿透整个县城,一个电话打断了正在工作的我,医院的一声告诉我:你父亲可能熬不过今天,希望都来陪他度过最后的那几个小时。听到电话后,我没有披上雨衣就骑摩托往医院飞奔过去。雨虽然少,但打在脸上的感觉尤为深刻,来到医院,全身已经湿透了。就这样,父亲在这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爸爸这个词也随之消失在我的字典中。

  想不到奶奶离去后的两年,爸爸也离我而去,现在家庭只有我和妈妈,不能让爸爸过上幸福的晚年我觉得是很遗憾,我必须为妈妈撑起半边天,所以就开始接触微商,期间参加过很多学习团,虽然小白一枚,但是为了以后的生活,我必须跪着也把他走完,我就是我,颜色不一样的烟火,我叫王晶,人生的道路不做选择题,只做证明题。

1.jpg